i22tt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無限之命運改寫 愛下-第一千五百一十一章:歸鄉之路鑒賞-j6hi1

無限之命運改寫
小說推薦無限之命運改寫
家,永远是所有人最柔软的地方,是心灵的避风港。尤其是华夏人,有着落叶归根这么一个说法。对于家的执念,恐怕没有人比华夏人更深。
虚祖的文化风俗和华夏极为相似,而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虚祖人,在外漂泊了那么久,浮现起回家的想法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作为一名在赫顿玛尔开了这么多年酒馆的老板娘,索西雅看人可以说是极为精准。仅仅是聊上一句,她就能把一个人是什么性格是什么样的人,摸得一清二楚。
更何况,是已经相处这么长时间的诺羽?
诺羽此时是什么样的想法,心中回荡着的是什么样的感情,她不敢说能够切身体会的明白,但也了解的和事实相差无几。
同样,她也明白,现在对于诺羽来说怎么做才是最好的。
有的时候,人的确需要时间去思考,去仔细的去将内心的情绪给消化完毕。而环境,则会大幅度的影响这个消化速度。
诺羽现在最需要的,便是离开和谢铭他们一起呆过,一起去过的地方。
妖荒 用神火沐浴
月光酒馆、赫顿玛尔、艾尔文防线、暗精灵王国、格兰之森、天空之城,她需要从这些能够勾起回忆的地方离开。去到没有谢铭等人留下痕迹的,自己能放松下来的地方。
而那个地方,便是诺羽的家乡,虚祖。
现在的诺羽负担太重了,责任太重了,重到,她都不敢停下来喘一口气,稍微休息一下。其实仔细想想,她根本没有必要趟这片浑水。
是的,赫尔德阴谋非常可怕,整个阿拉德大陆都在危险当中。但是,为什么要让她诺羽来承担这个责任?那么多强者,那么多强国为什么不去承担?
为什么要把这么重的责任交给一支平均年龄不到20岁的年轻人来背负?
情感越是细腻的人,就越能感受到自己所做的事情是多么的重要。这件事,哪怕没有诺羽了,又能怎么样?
重生之娛樂教父
只是诺羽并不是这么不负责任的人,与之相反,正是因为她重视这些,太负责了,所以才会像现在这样被压力所压垮。
她想要回应谢铭对她的期待,她想要成为让师傅西岚为之骄傲的徒弟,她不想看到其他人因为赫尔德阴谋而陷入到痛苦悲伤之中。
但实际上,哪怕她不去做这些,也没有人会去说她什么。谢铭从来不会强迫别人,要求别人和自己一同去承受什么。
倘若不是这次的事情实在太难,他一个人做不到的话,以他的性格,甚至不会去结识队伍中的任何一人。
当得知赫尔德的计划的那一刻时,便会直接冲去魔界直接开启大决战。哪会像现在这样跑东跑西,整个阿拉德大陆都快被他给跑一个遍了。
谢铭心里也清楚自己可能给队友们带来了很大的压力,因此他才会给予其他人足够的休息时间。但他没有想到,诺羽会这么逼迫自己。
诺羽的性格实在是太正直了,可正直从负面意义上来说,便是死板。而面对一个死板的人,让她改变观点是极为困难的。
只能让她自己去想清楚,所以索西雅才会让诺羽回一趟家。最好,能够在家乡遇到一些熟悉的人,再遇上西岚,让师徒俩好好的沟通一下。毕竟,西岚也是一个老油条了。
看着面前趴在吧台前已经睡死的诺羽,索西雅温柔的帮她梳理了一下刘海,随后用魔法将诺羽搬到了房间当中。
这一觉因为酒精的作用,诺羽睡得非常舒服。就连醒来后的头疼欲裂,她都觉得好比自己一个人死钻牛角尖要强。片片段段的回忆,也从脑海中复苏。
“要…回去一趟吗….”
捂着额头坐在床边,诺羽喃喃的说道。她心中的确想回去一趟,可又觉得回去的话,感觉自己像是在逃避。
不对,自己貌似,本来就是想要逃避这一切。
“回去吗?”
“……..”
轻轻抚摸着放在床边的古剑,一时间,她有些无法下决定。
“去看看G.S.D老师吧….正好,也要和他说一些发生的事情……”
——————————
赫顿玛尔后街,鬼剑士道馆,背负着各种武器的盲眼老人依旧坐在那个地方,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只有客人的到来,才能让他停下自己的思绪。
“丫头,来了啊。”
“G.S.D老师….”
“你的波动,有些混乱。发生了什么事情吗?不介意的话,可以和我这个老头说说。”
“…….”
正坐在了G.S.D面前,诺羽轻声开口,将最近发生的一切告诉给了这位老人。同时,也把自己的烦恼说了出来。
“唔….是吗….谢铭小子他…..”
在听完了诺羽的叙述后,G.S.D轻轻抚摸了下布满裂痕的木制地面,随后轻笑了一声。
“放心吧,丫头。和他相处了那么久了,相信你应该比我更加熟悉他。谢铭小子并不是那种冲动的人,他所做的每一件事,必然都有自己的考虑。所以,并不需要太担心他的安全。”
——————
“至于你接下来该怎么做这件事,老头我并没有办法给你一个回答。”
“就连G.S.D老师也….”
邪皇毒妻:腹黑皇后惊天下
花間醉浮雲 蟹子
“我并不是不知道答案,只是我不能给你答案。”G.S.D摸了摸嘴唇上翘起的胡须,轻笑着说道:“答案,必须由你自己去找到才行。”
“因为只有这样,你才能真正的摆脱此刻心中的苦痛,从而得到成长。我告诉你,对你并没有什么好处。”
“当然,师者之责,是授业解惑。所以,就给你一个提醒吧。”
“回到自己最初的原点,再好好的回顾自己至今以来所经历的一切。或许,你能够得到什么。”
“…..既然G.S.D老师都这么说的话,我明白了。”轻轻点了点头,诺羽站起身来鞠躬说道:“在赫顿玛尔的这段时间里,真是麻烦老师了。”
‘目送’着少女的离开,G.S.D摇了摇头,晃晃悠悠的站起身来。
“世道已经不太平了啊…..看样子,老头子我,也必须要出去走一趟才行了。至少,要不辜负丫头叫我的这一声老师啊….”
——————————
网游之金庸群侠传
“虚伪….”
骑在小黑的背上,诺羽自嘲一笑。没想到,最讨厌虚伪之人的自己,也会有着那么虚伪的一天。
什么G.S.D老师都这么说啊,说到底,自己不过是想要别人给予的一个借口,一个从这个地方逃避的借口。她知道,不管是G.S.D还是索西雅,都已经看出了这一点。
所以,她们才会这么说。而自己,也装聋作哑,掩耳盗铃的接受了这么一个借口。
欺骗自己,自己并不是想逃避,只是听从了年长者的意见而已。然而,人又怎么可能真正的骗过自己的内心?
真正的事实,所有人都一清二楚。她,诺羽,选择了逃避。选择了灰溜溜的逃跑,逃到了自己的国家,逃到了自己的家乡。
是不是这个时候,自己还得要庆幸的说上一句:幸好,谢铭他们还没有去过虚祖啊。
想到这里的诺羽忍不住从空间布袋中取出了自己的酒壶,猛地喝上了一口,完全没有了之前的优雅和素养。这落魄模样恐怕谁看了都难以相信,这是之前品性优良,偶尔有些小调皮的少女吧。
“自视直欲见筋脉,无所逃避鱼龙忧~“
喝着酒,咏着诗,人不醉,心自醉。诺羽突然有些理解为什么有些人,为什么自己的师傅那么喜欢喝酒了。
这,恐怕并不仅仅是一种习惯。更是因为只有酒,才能让他们彻底的放松下来,不去思考那些复杂,令人烦心的事情。想到这里,诺羽忍不住笑了起来。
感受到自己背后的女主人那不对劲的模样,小黑眼角抽搐了几下,原本想要打个响鼻,抱怨酒水都滴到自己背上的打算,也默默的收了起来。
算了,到时候自己用火烤一下就干净了。自己已经是一匹成熟的坐骑,已经学会自己打理个人卫生了。
生活不易,小黑叹气。
诺羽自然是猜不到一匹马居然有那么多内心戏,她现在只是想尽情的放纵一下。天下之大,何处不能去?人生之长,为什么要去纠结那些让自己心烦意乱的事情?
又从空间布袋中掏出了自己许久没有拿出来的扇子,一边饮酒,一边扇着扇子作诗吟诗,岂不潇洒。
逃避虽然可耻,但却有用。
赫顿玛尔距离虚祖有着相当一段距离,哪怕小黑的脚程是普通马匹的两倍,同样也需要至少半个月的时间。毕竟,旅程的后半段路。就不再是可以省力提速的平原,而是险峻的山地。
虚祖是一个被群山包围的国家,因此这大大小小的山岭中,最多的不是什么猛兽,而是凶恶残忍的山贼。
而前往虚祖做买卖的商人们,在路过这片险峻复杂的山地时,往往并不会动用自家的护卫,而是会聘请虚祖当地的护卫。
虚祖降魔团。
之前曾经提起过,圣职者教会中的信仰各种多样,其中有着信仰四象的圣职者存在。而四象的信仰,便是出自于寺庙众多的虚祖。
五圣者之一的信耶,便是出自于虚祖。
和其他三名圣者不同,信耶是在虚祖接受到了启示。随后,他将启示中获得的圣力和虚祖当地的咒术结合起来,从而创造了驱魔师这个圣职者的转职分支。
毕竟虚祖的历史虽然比不上悠久的德洛斯帝国,但同样也是拥有着2000年历史以上的文明古国。
整个阿拉德大陆的国家,追究起文化源头的话必然是精灵文明和波罗丁帝国。随后由波罗丁帝国才诞生的各个国家和德洛斯帝国。
因此暗精灵王国、贝尔玛尔公国和德洛斯帝国的文明都有着类似的地方。
与世隔绝,群山包围的虚祖,则是完全走向了不同的文化分支。因此,才诞生了诸多和阿拉德大陆完全不相同的力量体系和职业。
而一旦外界的能量体系和虚祖当地的体系相结合,往往会诞生许多超乎想象的强大职业。
忍者和驱魔师,便是其中最典型的例子。
这几千年来也并不是没有其他国家,曾经对虚祖产生过想法。毕竟仅仅是那不到德洛斯帝国一半大的土地,却蕴含着可以堪比半个阿拉德大陆的资源。
不管是哪个统治者,都会因此而眼馋。虚祖降魔团,便是当时虚祖的民间气功师和僧侣们因为志同道合组建起的组织。
原本,这个组织单纯是为了保护国家不受侵害,保护平民不受威胁的民间组织。可随着组织越来越大,各种各样的事情也自然而然的诞生。
最终组织格言,被定为了‘必灭邪道’。虽然这个格言同样导致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但好歹也是让组织稳定了下来。
同时,为了恰饭,虚祖降魔团也会接一些佣兵的任务。护送商队,便是其中的一种。
可就算如此,他们也会经常翻车。毕竟虚祖人人都会念气,这个真的不是仅仅是说说而已。随便一个山头的山贼团,他们的老大很可能就是名气功师。
而且为对抗虚祖降魔团的剿灭,山贼们往往会异常的团结。后来,两者貌似是达成了一些协议。
雇佣虚祖降魔团的商队,山贼们就不截。但是,虚祖降魔团会相应的分一些报酬。至于那些自诩有护卫有实力的,那就自己听天由命吧。
能够安全抵达素喃,那算你们商队有本事。
可是,那也是之前的事情。数百年来,因为德洛斯帝国的虎视眈眈,虚祖的国王下达了闭关锁国的指令。因此,任何想要进入虚祖的外人,都会成为山贼们的目标。
而那些自己一个人在外面乱逛的,同样也是山贼们最喜欢的。
此时的诺羽所看到的,便是这样的情况。
一名黑色长发的小女孩,正受到了十多名山贼的围攻。哪怕年龄尚小,可是却已经有了祸国殃民的苗头。要知道,诺羽一个人在外,都会用面纱遮挡自己。
为的,就是想要尽量避免这类事情的发生。可就算如此,这一路来她也遇到了不少。
而眼前这个小女孩,居然就这么光明正大手无寸铁的走在外面,也怪不得会成为山贼们的目标。
不过能够一人,凭借着这不到十五岁的年龄,在十几名山贼手中有来有往,这个小姑娘恐怕是师出名门,且天赋异禀吧。
想想当初,自己貌似也是这么意气风发啊…..
不行,不能再继续往下想了。
首席老公好心急
晃了晃脑袋,将酒壶挂在腰间,背后背着的古剑无声的出鞘。
随即便是由剑气发出的,轰然龙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