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lsy9都市异能小說 諸天大聖人 txt-第1707章 大王,讓貧道一劍斬殺那妖孽(求訂閱,加更)閲讀-3hvls

諸天大聖人
小說推薦諸天大聖人
当晚。
云中子将就着在姜尚的家睡下。
但却彻夜难眠,辗转反侧都难以安睡下去。
他知姜尚所言非虚。
那纣王帝辛现在刚愎自用,怕是不会给自己施展一剑的机会。
————
降妖除魔就谈不上了。
甚至,他还要想该如何去了结因果。
彻夜未曾好睡。
他云中子只一练气士,还不足够被看,人家纣王帝辛未必会给面子。
一旦人家不给面子,自己又该如何是好。
直接离开?
还是死皮赖脸的留下来,一剑把那妖孽斩了?
亦或者。
通过其他法子来办?
但……
好像也没有其他法子啊。
这太难了。
好像这因果,也难了结。
也不知该如何应对。
但天依旧亮了。
他依旧要去一趟王宫,总得看看那纣王帝辛的想法吧。
契约萌妻 几米
若是允许,他便可以一剑斩尽天下妖孽。
他有一剑,可斩尽妖魔。
也可斩尽天下道。
他虽然灵宝众多,但多为仿造之物,那些东西连后天灵宝都算不上。
他云中子钟爱剑道。
身上每时每刻必定有一把剑存在。
他觉得很不错,管你妖魔鬼怪,管你魑魅魍魉,一剑斩之便是。
任你神通无限好,也敌不过那可怕的手段。
杀人放火自不在话下。
咳咳!
一大早。
云中子便与姜尚辞别,独自一人去王宫。
姜尚本想过去瞻仰一番风采,但被云中子拒绝了。
万一纣王不同意他斩妖除魔,那就不是瞻仰风采了,而是看笑话了。
他可不想被姜尚看笑话。
那样会很没面子。
好歹自己也是太乙金仙,是姜尚目前遥不可及的师兄。
既是师兄,就得端着。
而端得好的法子,就是不让姜尚过去。
免得太煞风景了。
反而无意义。
大商王宫,这里人道皇气凝聚,气运化作金龙咆哮,阻挡着外人进出。
便是太乙金仙级别的云中子,也需通报纣王才行。
“无量天尊,贫道终南山练气士云中子,特来寻纣王一见,还望诸位通报一声。”
道明自己的来历后,云中子就静静等待起来。
在等待的过程中。
他也细细思考,自己未报玉虚宫门人,以及圣人门徒的身份。
这便是给纣王一个台阶下。
相比较起来,终南山练气士的身份就好得多。
“仙长稍等。”
自有军士前去禀告一二。
在他们眼里,像云中子这样的练气士存在,就是高高在上的无上之辈。
绝对得罪不起。
至少,不是他们能得罪的。
赶紧去通报吧。
不管他有什么事,都让大王去烦恼吧。
反正他们只是一群普通的军士。
根本不重要的。
不一会儿。
就有人回来了,“仙长,大王请您进王宫,请随小人来。”
说话间,还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云中子乃终南山里的有德真修,是真正闻名于世间的强大存在。
纣王帝辛也曾听闻过其大名。
自然,云中子求见。
他不能不见。
若是能把云中子招揽进大商,对帝辛而言,也是很不错的事情。
毕竟云中子很有名望。
招揽他,将有利于帝辛在大商的统治。
这点毋庸置疑。
大商王宫。
当苏妲己得知云中子要进宫时,面色是不悦的,“大王,既然那终南山的云中子大仙来了。
臣妾这便告退吧。
也免耽误你们的家国大事……”
愛妃在上
语气幽怨。
甚至有些埋怨起来。
本来他们玩得好好的,也没去上朝了。
可现在竟发生这种事情来。
让她苏妲己的心情自然是不美的。
圣斗王
“王后放心,寡人去去就来,那云中子好歹也是终南山颇有名望的得道真修,不好不去。”
帝辛一脸笑容,“待解决云中子的事情后,寡人便来陪你。”
此刻的苏妲己,已是大商的王后了。
有着大商一朝的气运加身。
使得她越发漂亮,也越发有魅力了。
前段时间顺理成章地坐上王后的位置,倒是让她风光一时无二。
云中子来到一座大殿上。
见得那高高在上的纣王,一副富态模样,身上还传来女子的清香。
不禁让云中子眉头紧皱,但他还是强忍住不适,拱手言道:“方外终南山练气士云中子,见过大王。”
“云中子仙长不必客气,你的名声寡人也是听过的。”
帝辛淡淡地说道:“都言你是得道真修,是有本事的人,今见之,果然风俊有神,乃神仙中人也。”
是个不错的前辈。
水晶薔薇:仲夏夜戀歌
看得他面色泛喜,忍不住劝说道:“云中子,不知你可否来寡人的大商,为寡人效力呢?”
一开口就是招揽。
以前都是无往不利的。
从未出过错。
也很少有修道者能拒绝他的好意。
毕竟……
他一身实力非凡不同小可。
王霸之气一展,自然有人扭头就拜。
山里的红狐 兔大
这也是正常的事情。
但帝辛显然高估自己了。
也低估云中子的向道之心了。
他的心很坚固,宛如那磐石一般不可动摇。
仅仅凭借帝辛的三言两语,自然不能叫他扭头就拜,也不可能成为帝辛的手下之人。
于是。
云中子摇摇头,说道:“大王,贫道此番下山来,是有一事想向大王禀告,还请大王重视此事。”
说话间。
云中子便已经散发出淡淡的气势来。
见此,帝辛大概也猜到了。
可能有些棘手的事情吧。
但帝辛的想法也简单,只要不是让他很为难的事情,都可以答应。
那些比较为难的事情就不行了。
万万不可的。
想及此。
帝辛便对云中子说道:“你且说说看,看事情是什么,若是没有多大影响,寡人答应你也无妨。”
所谓的禀告,在帝辛看来也只是他们这些修道者的借口罢了。
不足为据。
听听就好了。
“咳咳。”
云中子轻咳一声,“大王,事情是这样的,贫道此前观王宫内有妖气冲天,想来王宫中应该进了妖孽,贫道特下山来除妖。
大王放心,贫道有一剑可斩杀妖孽于顷刻间,绝不会叫大王受到任何损失。”
信誓旦旦地保证起来。
在云中子看来,有他的背书,帝辛应该不会有其他想法了吧。
毕竟……
他云中子的实力不弱。
他说这王宫有妖气,那就必定是真的有妖气。
断然不会有其他可能存在的。
降妖除魔是每一个修道者都应该做的事情,他云中子自然也不例外。
闻言。
帝辛的脸色有些难看,“云中子,你的意思是说,寡人连自己的王宫都没有看好,进了妖孽?
那你倒是说说,谁是妖孽啊?”
云中子:“……”
等等!
不是好好的吗?
怎地就突然发脾气呢。
他有些莫名其妙,有些惊讶起来。
这帝辛在说什么话。
他云中子可不敢有那等意思。
这王宫中,是真的有妖孽存在,这也是事实啊。
一时间。
他有些郁闷起来。
莫非……
真要如姜尚师弟所言的那般,所以的一剑斩掉妖孽的事情,其实都是假的?
他不得不如此怀疑。
说不定会生出某些关系来。
心里顿时没底了。
末世之禦姐奶爸
难言之。
“好了。”
帝辛也不等云中子过多解释,便打断他,“你不用多说了。
寡人的大商没有妖孽,也不需要除妖。
云中子,你走吧。”
他都懒得再搭理这家伙。
王宫是他帝辛的,有没有妖孽他还能不知道吗。
是否需要除妖,他自己能不清楚吗。
都是胡言乱语罢了。
被帝辛一句话打回来,云中子面色更是难看。
他再一次劝说道:“大王,你这王宫中是真有妖孽,贫道乃阐教的云中子,是圣人门徒,岂会骗你?”
忍不住把自己的底牌亮出来。
他云中子不装了。
他就是阐教弟子,他就是圣人门徒。
高高在上的那种存在。
论身份,也不比你区区一个人皇差。
更不要说,现在的人皇是不能长生的,待身死道消的时候,你帝辛也免不得要去轮回。
与自己比起来,你帝辛什么都不是。
装什么大尾巴狼。
帝辛:“……”
果然。
当云中子的话音落下后,帝辛停下要离开的脚步,一脸怪异地看着云中子。
一开始。
可能还有些不相信。
但随后云中子继续说道:“贫道不远万里来到朝歌城,便是想要降妖除魔,如果大王不愿意的话,那贫道只好离开了。”
说话间。
云中子手中法力一转,一把通体都透露着灵光的宝剑出现在面前。
正是一把后天灵宝。
破是不凡。
上面还有他云中子的印记。
他又说道:“大王,这是贫道的法剑,你可用此法剑悬挂于寝宫之门上,若有妖孽在王宫中进出,自然会被贫道的法剑所伤,现出原形。”
他也不打算除妖了。
主要是,也除不掉。
那妖孽或许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心啊。
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完全没有。
“也好。”
帝辛权衡一二后,便点头应下,“就按你说的办吧,希望你说的是真的。”
但……
帝辛的内心一直认为王宫没有事。
一切都只是云中子的猜测罢了。
云中子将那宝剑放下后,就转身离去了。
既然他纣王帝辛不同意斩妖,那就留下自己的灵宝以全因果。
如此后。
他云中子的劫数因果全消,今后就不用担心因果席卷的事情了。
那倒是挺好的。
无所畏惧。
他乃福缘真仙,天生就有偌大的福缘在身。
自然不用入劫应劫。
那是其他阐教弟子需要做的事情。
封神榜啊。
谁又想上?
反正他云中子是不想上榜。
离开后,云中子想了想便朝姜尚家而去。
帝辛会不会把宝剑悬挂起来,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了。
反正与他云中子没有关系。
他在乎的也不是此事。
而望着云中子远去的背影,帝辛的脸庞上却有些无所谓来。
“若真有妖孽,早就被大商气运金龙冲刷得干干净净,哪里会进得来寡人的身。”
所以。
云中子的说法,他是很不赞同的。
也很不认可。
在帝辛看来,云中子应该对大商的气运一无所知。
他也身有龙气皇气,一般的妖孽连他身边都无法待下去,更何况是进王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