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m3y4火熱都市言情 我真的只是個村醫 ptt-第363章 償還人情鑒賞-9r14z

我真的只是個村醫
小說推薦我真的只是個村醫我真的只是个村医
一股不祥的预感从他的内心开始升起。
陈长寿和陈地两个人在客厅里沉默着,等待着,他和陈长寿两个人其实都已经感觉到了危险的降临,只不过不知道在哪里罢了。
终极护花大师
凡人 修仙 传
他淡淡的挑了挑眉头,随后看向客厅外面的院子情况。
此刻,秦天庆回到了自己的卧室,秦少龙也已经早早的就在这里等待了。他看见秦天庆进来之后,他便低下了头,恭敬道:“父亲!”
秦天庆此刻已经没有白天那种和蔼的脸色了,取之的是一脸的冷漠。
这和他白天表现的情况有些出入,要是陈长寿在的话,估计要惊讶了了,这个家伙的脸说变就变啊。
“怎么样了?他们已经住下了吗?”秦天庆冷冷的问道。
听见这样的话之后,秦少龙连忙低下了头,他缓缓的解释道:“那边我已经派人观察过了,那二位确实已经住下了。”
秦天庆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他双手附后,站在原地等待了许久,随后才缓缓的开口说道:“你觉得….陈长寿这个人怎么样?”
豪门惊爱
秦少龙有些愣了愣神,他不明白秦天庆为什么要问自己对陈长寿的看法,他不禁有些汗颜了起来。
秦天庆淡淡的微笑道:“放心,大胆的说吧。”
秦少龙只能点头,随后他便开始说道:“陈长寿这个人,日后如果不出意外,在燕京绝对能带领陈家称霸,燕京可能再无任何一个世家能是陈家的对手。”
听见这样的话之后,秦天庆挑了挑眉头,看来自己的这个儿子对陈长寿的评价还高的。他稍微的挑了挑眉头。
他的双手仍然是附着在后面,他淡淡的挑了挑眉头,开口说道:“能在你口里听到陈长寿这么高的评价,看来还是不错的。”
他满意的点点头。
秦少龙脸色有些紧张,在自己的这个父亲面前,秦氏总经理的威严顿时都没有了,有的只能是一脸的冷汗。
自己的这个父亲手段,他自然知道的,所以他只能表现得诚恐诚惶。
秦天庆淡淡的开口说道:“今晚我准备找人过去试试看,看看那个小子的实力到底什么样的。”
秦少龙疑惑的抬起了头,他的目光带着不解看着秦天庆,他缓缓的说道:“父亲你的意思找杀手试探他吗?”
秦天庆泯笑的目光仍然在汇聚着前方,既然要试探,那么就要好好的试探。
此刻秦家庄园,陈长寿正准备要进到卧室睡觉,可是门口却响了一阵剧烈的敲门声。陈长寿并没有曾上前去开门,他双手托着下巴微笑了起来。
随后客厅里的落地窗却突然猛然的碎裂了起来。
陈长寿这才堪堪的将眉头给微微的蹙紧了起来,看来是有人进来了。
陈长寿已经走了出去,来到了客厅。
他看见了从客厅落地窗的走进来的秦狂。他稍微的泯笑了一声:“呦呵!这不是那个谁吗?怎么?找我有事啊。”
秦狂愤怒的看着陈长寿,他冷冷的说道:“小子,今天下午的时候,你似乎很狂妄啊!竟然敢无视我。”
陈长寿淡淡的挑了挑眉头,他戏谑的看着秦狂,他双手环胸戏谑的说道:“怎么?所以你的意思是要来找回场子了?”
秦狂缓缓的抬起了头,目光高傲的看着陈长寿,他指着地面说道:“你现在曾上给我跪下,我管你到底是不是陈家人,在秦家,我说得算,如果你不跪下的话,那么后果你自己承担。”
听见这样的话之后,陈长寿泯笑了起来,这个家伙还真的不是一般的狂妄啊!
他戏谑的看着秦狂说道:“我要是不跪下呢?”他冷冷的看着秦狂。
秦狂丝毫不慌不忙的掏出了一把锋利的小刀,他戏谑的看这陈长寿说道:“你可以试试看!我的刀子可不是开玩笑的,你觉得如果它划破你的皮肤割开你的内脏,那样会是什么样的场景呢?”
这个秦狂还真当陈长寿好欺负啊,这不是在搞笑吗?陈长寿可是内劲武者,要想解决秦狂的话,他甚至可以动动手指就能轻松解决。
秦狂缓缓的抬起头,他轻声的冷笑道:“小子,你是真的不怕死吗?”
陈长寿也同时抬起了头,死?貌似现在还不知道谁死呢!简直就是搞笑。
“你当时可以试试看!”陈长寿丝毫不惧怕秦狂,这也让后者更加的愤怒了。
他死死的攥紧着手里的小刀,随后便冲了上去,陈长寿看见这样的情况之后,那锋利的刀锋甚至要划破陈长寿的肌肤一般。
他将目光开始凝聚了起来,紧接着右手臂便抬起了手,死死的下压了起来。
陈长寿的手指竟然夹住了秦狂的刀锋,实在是太惊讶了。
秦狂的眼睛等大了起来,他身子有些颤抖了起来,“这…这怎么可能!”
他根本就不敢相信了啊,怎么可能会夹住刀锋呢?陈长寿笑眯眯的开口说道:“怎么样?惊讶吗?你知不知道更加惊讶的事情还在后面呢!”
他缓缓的呼出了一口气,稍微的一动,秦狂手里的刀锋便已经碎裂了开来。
陈长寿淡淡的泯笑了一声,自己用了内力,这只是普通的小刀罢了,陈长寿要用内劲震碎这个普通的刀锋不是很容易吗!
陈长寿缓缓的抬起了脚,随后一脚便踹了出去。他的脚踹到了秦狂的胸口上,秦狂微微的蹙紧了眉头,踉踉跄跄的后撤了出去。
总裁太冷漠【完结】
该死的家伙,那一脚几乎好像要将自己的内脏给震碎一样。
他抬起了头,目光仍然阴冷的看着陈长寿。
她与黑夜尽缠绵
“小子,你这是找死你知道吗?”
陈长寿稍微的冷笑了一声,你一个小小的秦家公子,就敢挑衅自己,不是找死吗?
他阴冷的笑了起来,他踏出了一步,目光开始有些阴沉了下来。
他不知道秦狂来找自己,是不是秦天庆授意的,但陈长寿倒是真的想给秦狂一个教训看看呢。
不然这个家伙目中无人,陈长寿的威信还怎么立下来。
陈长寿开始一步一步朝着秦狂走了过去,看见陈长寿走过来之后,秦狂微微的蹙紧了眉头。
他就不信陈长寿这个家伙敢真的对他动手。
陈长寿冷冷的说道:“说说吧,你想我怎么折磨你?”
听见这样的话之后,秦狂面色一下子便阴沉了下来,他死死的攥紧了拳头,这个家伙也太狂妄了,这里可是秦家,敢在这里威胁自己,陈长寿是不想活了吗?
秦狂一脸的张狂说道:“我就不相信你真的敢对我动手!知道这里是哪里吗?秦家,我一个电话立曾就能叫来不少的人把你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