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3tow人氣連載小說 人到中年 線上看-第九百四十六章 求求你放過我!-mah4x

人到中年
小說推薦人到中年
“你是在搞笑吗?你这房子新买的吧,这可是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而且你老公还给你买了一辆奥迪a4,你以为我不知道吗?”我冷笑道。
“是、是徐佳妮告诉你的?”张丹眉头一皱。
“怎么,你不是条件很好嘛,据说最近还扬眉吐气了。”我开口道。
“我—”张丹语塞。
“张丹我告诉你,我自认对你没有什么亏欠,你和我那些事都是你咎由自取,我本来以为你和我,早就各走一边,我们不会再有什么交集,但是我没有想到在这么重要的场合,你居然带着全家人摆我一道,你拿我陈楠当什么,什么时候都可以跑出来撒气的吗?你几次上门惹事了,我还要说吗?”我一指张丹,怒道。
囚愛為牢:總裁的倔強小嬌妻 貓爺
今天的张丹穿着家居服,还没有换衣服,她一双手互握着,脸庞带有一丝抽搐,就好像是非常苦涩,眼神有些躲闪,估计是不知道怎么办了。
“是谁指使你这么干的?我相信你不会吃饱没事惹麻烦,我们离婚都一年多了!”我继续道。
“陈楠,求求你放过我,放过我们一家,朵朵才八岁,我和向南哪有钱买房子,那是我们要面子说的,这房子是我们租的,至于那辆奥迪a4,是二手车,我们哪有钱买新车。”张丹忙说道。
人间仙缘
“求我放过你?张丹你搞清楚到底谁在搞事情!”我冷声道。
“张女士,我们这边的条件是,你们需要赔偿陈先生一百四十万精神损失费,另外全家和陈先生道歉,最好是在媒体和大众面前,说一切都是污蔑陈先生的,陈先生是企业家,在滨江的个人形象很重要,如果你们的道歉可以挽回一些损失,那么这件事,我们可以不追究。”方艳芸开口道。
迷糊寶貝狠狠宅 君子於役
“一、一百四十万?方、方律师你!”张丹震惊地看向方艳芸。
“你应该知道我在说什么吧?”方艳芸看向张丹。
随着方艳芸的话语,张丹脸色变幻多次:“你、你们已经知道了?”
飛龍引 東方玉
“说吧,指使你们是谁?希望你能够坦白从宽。”方艳芸说道。
战魂时空
“那、那个人没说自己的身份,他说只要我在指定时间去环球购物中心的峰会上指认你,说你抛妻弃子,就会给我一笔钱,如果带的人多,分的钱也就多,一个人是二十万,只是没有指认条件的人不行,必须是家里人。”张丹说话有些结巴,她继续道:“你、你们是不是查到什么了,怎么知道他给我们一共一百四十万?”
“我们当然掌握了很多证据,所以现在只是希望你坦白一点,不要掺和进来,包庇幕后这个人,对你是没有任何好处的,你们可是一家七口人呢,不考虑未来吗?”方艳芸开口道。
谁的爱情没死过
“真、真的不知道这个人身份,这人怕我们不相信他会给我们钱,他提前付了三十五万,说当天看我们表现,至于钱肯定会到账。”张丹解释道。
“三十五万是一百七十万的四分之一,你们为了拿到剩余的一百零五万,就到了会议现场,去污蔑了陈楠先生?”方艳芸开口道。
“是的,对不起。”张丹苦涩一笑。
“陈先生,鉴于张丹女士道歉诚恳,你觉得怎么处理?需要上法庭吗?”方艳芸看向我。
仙氣繚繞 園不圓
随着方艳芸的话,我意味深长地看了看张丹,而张丹忙一副苦相,就好像在说放过她。
“还是按照之前你说的。”我回应一句。
“精神损失费,最少一百四十万,这是鉴于张女士你家庭的经济条件,另外带你们电话的那个人的手机号给到我们,包括他转账给你们的信息,他的银行账号,相信你们也可以查到,最后就是你们对陈先生道歉,媒体前面,当然了,你们要私底下就看陈先生是否接受,明天之前一定要我们一个答复,法院传票是后天,如果明天之前没有答复,法院的那边我们是不会撤销的,另外一点,今天的谈话,我已经录音,你应该招认!”方艳芸说着话,她拿出一指录音笔。
曙光女兒 水青藍
“什、什么,录音了?”张丹吃惊看向方艳芸。
“身为一名律师,我一直都有和当事人以及对手交谈时录音的习惯,这可以更加透彻的分析案件,陈先生我们走吧!”方艳芸起身,而我也是站了起来。
“一百四十万我凑不齐,陈楠你知道我和我弟弟弟媳的关系,和我父母的关系!”张丹拉住我,焦急道。
“这是你的问题,你们拿人钱的时候,比谁都积极,比谁都豁的出去!”我冷声开口,继续道:“张丹,我告诉你,机会就一次,你不是没看到过我翻脸的!”
“我–”张丹焦急无比。
“这是我们这边的银行账号,一百四十万到账上,你们请求陈楠先生的原谅,这件事就翻篇,事情的严重性我今天和你说了!”方艳芸拿出一张纸,上面有银行账号。
很快,我和方艳芸就离开了张丹的家。
来到了小区的停车场,我和方艳芸对视了一眼。
“陈总,基本上,张丹一家从现在起,就是热锅上的蚂蚁,明天之前,这笔钱相信这笔钱肯定会打过来,并且恳求得到了原谅。”方艳芸开口道。
“看的出来,张丹是真的怕了。”我点了点头。
“事情可以一件件处理,除了张丹这件事,在许雁秋的事情上,陈总你如果考虑的是人道主义,那么大可以将这件事直接告诉周总,也可以告诉你妻子周小姐,让他们来做决定。”方艳芸话峰一转。
“这是为什么?”我问道。
“我看陈总你对这件事比较为难,怕以后唠人口舌,如此一来,干脆将问题抛出来,你本来就和许雁秋素不相识,为什么要被牵连进来呢,而且还是主事人,你说呢?”方艳芸继续道。
“话是这么说,但是许雁秋可是要杀我的,我就算和他不认识,以前素味平生,但是他要杀我这件事是板上钉钉的,我可没有那么高尚,要放过他。”我说道。
“我知道陈先生你心里不平,我们不是还有时间嘛,总要想一个万全之策吧?我让你将问题抛出来,是怕你顾虑现在自己处理,未来大家都知道后对你的看法,所以我才这么建议的。”方艳芸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