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8n19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 ptt-第227章 我是你的小可愛嗎分享-4nibx

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
小說推薦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
苏慕许缩着脖子,低着头,别说回话了,脑子都是嗡嗡的。
狗男人,太会撩了,她的小命要没了!
要不是二哥和二嫂在做饭,她非让他尝尝她有多甜!
“顾谨遇。”苏慕林的声音忽然在头顶上方响起,阴沉,冷厉,可怖。
顾谨遇:“!!!”
苏慕许直接尖叫一声,弹跳而起,抬眼看到二哥一张脸黑的跟地狱罗刹似的,想了想,又一屁股坐回沙发上,将顾谨遇护在怀里。
“二哥!”她急声大喊,“是我逼他的!你别打他,要打打我!你要是把他打跑了,我……”
“去炒菜。”苏慕林淡淡的吐出三个字,转身,走人。
苏慕许:“??”
顾谨遇:“……”
厨房里,陆鹿鹿不解的问:“刚刚许许鬼叫什么?你又吓她了?你要打我哥?”
苏慕林唇角弯弯,一派淡然:“没有的事。”
陆鹿鹿:“那就好,你可别打他,我爸才跟顾妈妈去登记结婚,回来知道顾妈妈的儿子被他未来女婿给揍了,我都不敢想那场面。”
苏慕林:“嗯。”
要不是想到这一点,他的拳头早已经砸出去了。
佳期如梦
他们在做饭,他俩在干啥?
要是他们不在,是不是已经跑到床上去了?
苏慕林又羞又恼,就搞不懂为什么小妹那么不知羞,比小鹿差远了。
小鹿在男人堆里长大的,都比她矜持!
她呢?跟没见过男人似的!分分钟要长在顾谨遇身上。
顾谨遇也是个不要脸的!嘴上说着不喜欢,被迫的,行动上不要太积极!
苏慕林腹诽着,心里憋着气,顾谨遇来的时候,他一记冷眼瞪过去,恨不能咬顾谨遇一口。
顾谨遇笑了笑,秉承着伸手不打笑脸人这个生存法则,将笑容一直挂在脸上,戴上围裙,洗了手,接替了陆鹿鹿的位置。
陆鹿鹿是想当大厨的,可她厨艺远不如顾谨遇,今天又是个特殊的日子,她不想再被爸爸挑剔,也不想顾妈妈吃的不好。
苏慕许实在不放心顾谨遇的安危,躲在门边,默默的当守护神。
看到陆鹿鹿出来,她一把将陆鹿鹿拉过来,小声说:“鹿姐,你不太行啊。”
陆鹿鹿一头雾水,有被冒犯到:“几个意思?想打架?”
“不是,我是纳闷,你们都订婚一个月了,我哥怎么还那么保守?”苏慕许拉着陆鹿鹿往一边走,声音越来越小,“我刚刚就跟你哥抱了抱,我哥恨不得要打死你哥。你自己算算,是不是你不行,没把我哥教出来。你要加把劲呀,不然你哥总被我哥盯着,也太可怜了。”
陆鹿鹿:“……这都说的什么跟什么,你哥我哥的,要把我给说懵了。你让我好好捋一捋。”
打架,陆鹿鹿是从不怕的。
其他事上,难免反应要慢半拍。
等苏慕林找过来时,陆鹿鹿捋顺了。
“苏慕林,你对我哥有意见?”陆鹿鹿抬着下巴,满是不悦。
苏慕林:“……”
又来了。
就知道他是最末端的那一个。
苏慕林幽怨的看着躲到陆鹿鹿身后的苏慕许,不用猜也是她告了状。
她那张嘴,颠倒黑白超在行。
“我错了。”苏慕林低下头,认错。
早认错早太平,总有机会私下里出了这口恶气。
陆鹿鹿直接懵逼,她才开始吵,他就认错,让她怎么继续进行?
堂堂七尺男儿,虎虎生威,怎么就……
算了,她家老父亲也一个样,一辈子怕女人。
想到这儿,陆鹿鹿笑开了,将苏慕许抓着她胳膊的手给拿开,开开心心的抱住了苏慕林的胳膊。
“老公,我错了,不该凶你,你原谅我好不好?”陆鹿鹿摇晃着,语气轻柔极了。
苏慕林直打冷颤,皱了皱眉头。
他抬起头,看向躲得远远的苏慕许,“你教的?”
苏慕许摇头,再摇头:“没有!还没来得及教!”
陆鹿鹿气得松开手,一脚踩在苏慕林脚上:“不解风情的木头!我就不配撒个娇认个错是吧?”
苏慕林:“……”
“哈哈哈哈!”顾谨遇的笑声从厨房传来,那叫个幸灾乐祸,肆无忌惮。
苏慕林:“……”
这日子没法过了。
不是说喜欢他吗?为什么轻则批评重则动手动脚?
他到底做错了什么?
他承认他是挺闷的,情商不够,武力值来凑,可也不至于落个这样的境地吧?
我的章鱼分身 甘蔗奶爸
以前也没这样啊!
坑神墨寶 施小莫
不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零吗?怎么到他这里就成了恋爱中的男人智商为零了?
苏慕林陷入了沉思,眉头紧锁,目光涣散,久久回不过神来。
陆鹿鹿还等着苏慕林跟她吵,她可没忘记先前他跟她说的话有多噎人。
霸绝天 我不下流
结果,等来的是苏慕林发呆了。
苏慕许忍不住想笑,没敢笑,跑去找顾谨遇。
“谨遇哥哥,胆儿肥了啊,”苏慕许凑过去,笑嘻嘻道,“敢那么大声的笑话我二哥。”
顾谨遇清了清嗓子,指了指放在流理台上的手机,“这个视频挺搞笑的。”
苏慕许:“……你确定是看视频笑的?”
顾谨遇:“我说是,有什么证据能证明我不是吗?”
苏慕许抱拳,佩服的五体投地:“机智如我老公。”
顾谨遇被夸的有点飘,这一声老公喊的,可比小鹿喊的好听多了,顺口就接了一句:“聪慧如我老……”
“老”了半天,没了下文。
苏慕许期待的心都快冰冻了,急的催他:“老什么?”
顾谨遇三缄其口,就是不说,气得苏慕许没脾气。
就是搞不懂他到底在想什么,她喊他老公的时候,他明明很享受!
为什么不肯喊她一声老婆?
她是高中生,喊不出口?
显得他很禽兽?
呼吸沉重而急促,苏慕许跺了跺脚:“顾谨遇,今天你不把这句话说全,我跟你没完。”
顾谨遇笑了笑,很自然的将那句话说全了:“老喜欢老喜欢的小可爱。”
苏慕许:“……算你狠。”
顾谨遇赔着笑,抬手揉了揉苏慕许的头发,“乖,我先炒菜。”
“洗手。”
“小可爱的头发才不脏,香香的。”
家有蛮妻
四葉草的幸福偶遇 陳子煙
“那也要洗手。”
“洗,洗,听小可爱的。”
苏慕林听到这对话,想吐,却只能忍住。
陆鹿鹿也听到了,靠着墙,环抱双臂,微微抬着下巴,用鼻孔看苏慕林,“林哥哥,我是你的小可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