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j8o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諸天萬界之大拯救 放羊小星星-第十九章 少女的煩惱看書-h7f7h

諸天萬界之大拯救
小說推薦諸天萬界之大拯救
‘搬过来?’
马丹娜从未考虑过这一点,在她看来,师弟一家已经付出了很多,如果搬过来住的话,岂不是越欠越多?
如此一来,良心难安啊。
“师姐!”
何应求一瞧马丹娜犹豫了,不由暗自着急。
我只想躺在火影世界
“我觉得有求说得对,小叮当平时都在学校,你一个人住在家里,又受着伤,确实不太方便。”
“而且,你搬过来,也可以多陪陪小玲啊。”
“是不是?”
马丹娜闻言目光一转,瞥向正在呼呼大睡的小玲。
的确,师弟说的有道理。
对于这个孩子,她确实亏欠良多。
自打小玲出生以来,半年多时间,自己也没陪到她一个月。
要不?
搬过来?
李杰见马丹娜有所意动,赶紧趁热打铁。
“师姐,其实我让你搬过来住还有另外一个原因。”
“如果配合食补的话,你的身体会恢复的更好一些。”
马丹娜本来就准备答应了,李杰之后的这番话直接让她内心的天秤彻底倒向了另一边。
“好!”
何应求见状心生暗喜,他当然想马丹娜恢复的更快一点,更好一些。
至于钱的问题,还真不需要太操心,他比马丹娜小一轮,今年还不到五十岁,正值年富力强的年纪,大不了多出几趟工。
再不济,帮人测测风水也不是不行。
驱魔师这个圈子本来就不大,而他何应求更是茅山嫡传,在圈内很有名气,不知道多少人邀请过他出山给人看看风水,只不过以前的他,不想赚这昧良心的钱。
但此一时,彼一时。
重回八零年代
而今他一个人赚钱,五个人花,假如驱魔业务真的太少,破例一次也不是不行。
顶多他累一点,拿出真材实料,帮人布置一座养体的风水局。
为了防止马丹娜变卦,何应求连忙道。
“好,那待会我陪你一起回去收拾行李。”
……
……
圣士提反女子中学。
教室内。
一名青春靓丽的短发少女,伸手拍了拍闷闷不乐的同桌,好奇道。
“叮当,怎么一脸不高兴的样子,谁惹到你了?”
马叮当翻了个白眼,随口道:“没什么,想到一个令人讨厌的家伙!”
就在刚刚,她接到姑婆的电话,未来一年,他们都会搬到求叔家里去住。
原因她也问过。
姑婆这趟出门受伤了,住在求叔家主要是为了方便养伤。
这个理由,很好,很强大。
她无可反驳!
更令她不开心的是,治疗姑婆的人竟然不是求叔,而是那个‘小屁孩’!
那个叫‘何有求’的家伙,比她还要小五岁,在她眼里,可不就是小屁孩嘛!
小五岁也就罢了,但他的辈分居然比她还要大一辈。
让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叫一个十一岁的孩子‘师叔(叔叔)’,简直比杀了她还要难以接受。
可是,没办法,古板至极的姑婆在她头上压着,纵使心有不甘,也不得不叫。
每次见面,只要姑婆在场,自己都得叫那个小屁孩一声‘师叔(叔叔)’。
所以,李杰成了她最不想见的人!
叫‘师叔’,太羞耻了。
另外,这个小屁孩竟然不用上学!
不上学也就罢了,但他懂得还比自己多!
不过,马叮当也不是什么气量狭小的人,以上这些,她都不是特别在乎。
她最没法接受的是,小屁孩懂得比自己多也就算了,偏偏实力也比她强!
每次切磋的时候,都是她输!
食色生香,墨家小悍妻 云沐晴
太气人了!
一想起两人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即便时间过去三年,她依旧是记忆犹新。
三年前,姑婆正式将求叔一家介绍给了她认识,并且当场提议,让两个小辈比试一下。
当时,李杰才七八岁,身子还没有张开,对于这个提议,已经十几岁的马叮当自然是嗤之以鼻。
她,马叮当,可不想欺负小屁孩。
一个不慎,搞不好就把对方给打哭了。
何必呢。
自己的天赋有多强,马叮当心里很清楚,据姑婆说,她的天赋是马家近代以来最强的那一个,甚至可能直追先祖马灵儿。
仅仅两年,就锻体圆满,十岁踏入练气境,两天就完成了感魂。
古域遗墟
人的魂魄虚无缥缈,灵魂的强弱与肉身的强度息息相关,一般而言,锻体圆满之后,才有希望感知到自己的魂魄。
一周之内,感应到自己的魂魄,便是天赋强绝者,而马叮当只用了区区两天,就感应到了自己的灵魂,踏足养魂境,比马丹娜还要快上一天。
实乃天资卓绝!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粉基地】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宇宙交易系统
因此,马叮当自认为,在同龄人之中,她是绝无敌手的。
然而,现实却给了她沉重一击。
医律 吴千语
她居然打不过一个比她还小五岁的小屁孩?
那一场切磋,不仅击碎了她的骄傲,同时也严重打击了她的信心。
在那之后,马叮当练习的愈发勤奋,愈发的刻苦,但在每年一次的切磋中,依然不敌。
正因为如此,她特别讨厌李杰,每次见面,都是看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
如非必要,她压根就不想和对方见面。
不过,马叮当的同桌显然不知道其中的内情,她还以为闺蜜谈恋爱了呢。
心情不好,或许是因为吵架了?
圣士提反女子中学,人如其名,是一所女校,是香江历史最悠久的女子名校之一,早在1906年就创办了。
玩賞天下 十月無涯
十六七岁的少女,正是青春期,对异性产生好奇很正常,尤其他们学校还是一家女子学校,校园里除了男老师和职工,根本就没有其他异性。
因此,在女校里,凡是和异性搭上边的话题都能引起学生们的巨大关注。
“叮当!叮当!”
短发少女笑嘻嘻的拉住马叮当的胳膊,神秘兮兮的问道。
“你该不会是交男朋友了吧?”
步步錯 藍白色
马叮当当即矢口否认。
“怎么可能!”
旋即,她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想起马家的祖训。
马家的女人,不能恋爱,不能为男人留一滴眼泪!
但哪个少女不怀春?
每每想到这里,马叮当都是一阵失落。
“我这辈子是不会谈恋爱的。”
短发少女嘿嘿一笑,只当闺蜜是在开玩笑,而后用哄小孩的语气说道。
“好,好,好,不谈恋爱就不谈恋爱,我陪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