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8mfv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代號候鳥討論-第二十六章 情報接發機熱推-jxntx

代號候鳥
小說推薦代號候鳥
李安平在想是否和曹若飞接头的人都是这样的狡猾和谨慎,像李立峰那样的人只配做曹若飞下线的下线。
李安平想起了曹若飞的那个密室,他不禁再次环视教研室,这个教研室不大,还简单,不可能出现密室、隔间,连额外的柜子都没有,家具就两张办公桌和两把椅子。
苦苦思索中的李安平还是把眼光集中在陈晓的办公桌上,他无意识地扫来扫去,忽然他觉察到一丝异样:那个电烙铁架子。
这个电烙铁架子粗看和普通电烙铁架子没有区别,但细看之下就有很多疑点。
首先,支架上和木头底座上根本就没有被电烙铁金属杆高温烫过的痕迹;其次,木头底座上有几处突出的锡,粗看像是焊接留下的,李安平低头细看却发现这些锡块中央都有一个孔,这样的锡块一共有六个,四个在木头底座上,两个在底座的侧面。
李安平还看到架子木头底座边有一个线圈,线圈的另外一头还有一根电线。
黏上被拐新娘
另外,电烙铁架子附近还有几个二极管和一个焊有两个金属线的很小的铁筒。
李安平伸手摸了一下电烙铁架子的支架,稍微一加力支架被往下压了。
这个支架不是用硬铁丝做成的,而是韧性很好的铁片做成的。
李安平看看木头底座,又看看边上的那些元件,那个二极管的长度和木头底座上有两个锡块之间的距离差不多,那个铁筒上的两条线的距离又和底座上另外两个锡块的距离相当。他拿起二极管,很轻松就接在那两个锡块里了,接着又接上那个很小的铁筒,以及那个线圈。
李安平再一按支架,支架就被压倒了木头底座上,接着就是一声急促的蜂鸣声响起。李安平被这一声蜂鸣吓得几欲逃走,很快又冷静下来,这声音并不大,在上课期间连隔壁都不可能听见。
李安平愣住了,再加上一根天线,这个电烙铁架子不就是一个简易的情报接发机吗?
天线很容易被收起来放在某个地方,抽屉里和其他地方他都已经检查过了,没有看起来像天线的。
如果他是陈晓,他会把天线放在什么地方,或者伪装成什么呢?会不会是藏在某个元件里?李安平把桌上的每个元件都拧几下,没有任何异常。
笔筒?会不会是笔筒?
李安平又去检查笔筒,没有异常的地方,除了里面放着几只钢笔。天线完全可能藏在某只笔里,他又逐一拧开钢笔。
果然,有两只钢笔是空的,一个里面放着可以伸缩的金属细管,一个里面放着一根软的金属线。
不用说,这就是天线!
这个陈晓独占物理教研室,下课期间,他只要关上门来就可以随意接发情报。
万一有人进来,在来人敲门的时候他随手拿个什么东西稍微掩盖一下,甚至不掩盖,也很难引起他人的怀疑。难怪他跟踪了陈晓那么长时间,除了他去接头外,就没见过他在晚上做过其他事情,原来他是在课间就完成了。
即便有了这个证据,李安平也不便大白天在学校里抓陈晓,他现在只是一名休假中的妓女改造组的公安,而不是一名抓特务的公安。
再说,万一抓捕不顺利,陈晓采取极端行动难说不会威胁到学校师生的安全。李安平略一沉思便想到了即可轻松抓到陈晓,又能给把他的证据呈现出来的方法。
就在李安平准备离开的时候,在铁架上旁边发现一个纸条,只见纸条上写道:
1333817–1233
247654–32117
李安平看了看,又怕自己记不住,还是用笔与纸将这一切记了下来……
这一组数字,又代表什么呢,也没有给他更多考虑时间,李安平必须赶在下课铃响起前,把一切恢复原样,立即退出了物理教研室,重新锁上门,李安平离开了学校,直奔陈晓的家中而去。
李安平找了一个没人的时机打开陈晓的房门溜了进去,准备埋伏在陈晓家里,等他回家便从门背后一棍子打倒他。
现在离陈晓放学时间还早,李安平在陈晓房里搜了一遍,没有任何从事特务工作的痕迹。
福淡如水 福宝d d
总裁大人,小女不敢忽悠你
他心说还好当初在特务稽查组的时候没有贸然以公事身份来搜查陈晓的房间,不然找不到证据不说,还打草惊蛇了。
很显然这些特务早就作好的准备……
李安平找来纸笔,写下几行字,提及陈晓是某某学校的物理教师,在其办公室里有一台简易的情报接发机。
李安平把纸叠好放在身上,找出一根木棍,在房内等陈晓回来。
李安平左等右等,一直没能等到陈晓回家,窗外的天早就黑尽了。
李安平焦虑起来,该不会是陈晓有所觉察了吧,但不应该啊,整个行动只有他一个人参与,而且他能确认自己没有暴露行踪和目的。
退一步说,就算陈晓知道了有人在学校里打听他,最多也就只能引起他的警惕,还不至于不回家。
陈晓是当地人,一直还没结婚,父母给他安排了一次亲事,放学后他去相亲了。
壹枕歡寵,總裁誘愛
相完亲,陈晓出于礼节把女方送回家中后才转身回家。这一趟折腾下来,走得他脚底生痛,很晚才走到家门口。
躲在陈晓家里的李安平,远远听见有脚步声,他立即做好准备,抄上木棍躲在门背后。
脚步声很沉重,离房门越来越近,直到停了下来。
接着,李安平听到有掏钥匙的声音,这次必定是陈晓了,他屏住呼吸。
欲求长生 至尊宝zw
極品上仙 血染紅塵
陈晓丝毫没有觉察到危险即将降临,他打开房门,拖着疲惫的身子,用脚刚把房门踢得合上,还没来得及打开灯,就感觉后脑被重重一击,头脑晕晕乎乎的,立即失去了知觉。
李安平拿出早准备好的绳子把陈晓捆上,就在捆好陈晓的时候,他忽然想到什么。
尋花問柳
于是,他找了一把刀,割开陈晓的一件衣服,用一截布把陈晓的眼睛蒙了起来,又用一团布塞住陈晓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