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615q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一九八一年-第七百零九章:他們需要《我的芯》推薦-ahhl2

一九八一年
小說推薦一九八一年
“敢为天下先”的三水市岂是浪得虚名?
星期天领导班子全票通过出售公房计划后立马执行,当天下午各机关就开会传达。
晚上各基层单位分别开会拿出具体章程,老旧平房暂时维持现状,等待拆迁。
挑好苹果先吃,主要出售八三年以后砌的楼房。
没有谁敢不认真对待,因为市里接下来会展开自查,反腐放在第一位的同时,顺带着进行一轮干部考察,能者上庸者下。
何为能者?这不太说得好。
但是上级给了政策、给了指导价售卖公房,单位领导如果办得拖泥带水,足以证明无能,等着一撸到底吧!
因此各单位都行动起来了,连夜开会布置工作,这也充分体现出了三水市的执行力无与伦比。
工作效率能够有这么高跟普及家庭电话密不可分。
去年三水市邮电局进行了程控电话改造,降低了电话的初装费提高了通话效率和通话质量。
按照相关规定,三水市一般干部的级别享受不到单位免费安装电话。
但是市里给了政策,初装费报销一半,电话费每个月的报销限额根据级别定下了二十块、四十块、六十块三个档次。
这都是针对政府公职人员,企业的干部政府不管,各单位自行规定。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电话费不定死了报销金额,有可能也是个无底洞。
一般干部每个月能够报销二十块钱电话费基本上够了,这年头跟后世不一样,家里有电话倍儿有面子。
三水市普通干部们安装家庭电话的热情很高。
因为他们不掏一半初装费装上住宅电话,就没法享受每个月按实报销二十元以内的电话费。
这也相当于是单位的福利,不要白不要,况且家里有电话多方便?
因此八八年三水市公职人员家没电话的基本上没有几户。
市里对企业干部的管理宽松不少,参与经营的“以工代干”都是单位出钱装家庭电话,保有量基本上是全覆盖。
通讯发达导致三水市上情下达十分通畅,这才做得到当天各部门、各单位就能行动起来。
星期一,各单位出售公房的告示就张贴出来了。
一时间议论纷纷,最让广大职工感到新鲜的就是:
购房者如果后悔了,或者不满意买到手的房子,可以原价退还给出售单位,还可以得到月息按照千分之五计算的利息赔偿。
原本黄瀚是缓兵之计,是因为他知道马上将要发生抢购潮,为了避免广大职工非理性购物,玩一手釜底抽薪。
所以随口说了一年的期限,目的很简单,今年七月底之前把群众手上的钱尽可能多消耗掉就是胜利。
然钱国栋、陈义华等等领导都认为用不着给期限,职工、干部不肯买房子了,只要他们搬走腾空房子交钥匙,出售单位立刻给钱算利息。
领导们的理由站得住脚,能够买下公房的其实都比没有住上公房的干群得到了更多福利。
少量干部、职工既然犯傻愿意退房,他们约等于放弃了这笔最大的福利,单位为什么不成全他们?
后来大家都笑了,认为这其实是一纸空文,仅仅起到安定民心的作用。
因为单位出售房子后,这房子的拥有人可以任意支配,他们干嘛要退?加价转手卖出岂不是更加划算?
宠你入骨:穆少的大牌娇妻
商品房是个新鲜事,三水市从去年冬天开始街谈巷议的话题就多了这个。
绝大多数居民都羡慕采光好有卫生间的商品房、渴望拥有一套。
我的妻子是网络女主播 晚秋枫客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粉基地]
今年盛夏,房子的热度绝对高过气温,各单位同时出售公房的公示贴出来后,所有的居民都在热议。
“全力企业”老厂区,下早班的几百职工看了公告后有几个喜形于色,绝大多数无动于衷,有愤愤不平的,还有羡慕嫉妒恨的。
公房自从诞生以来就从来没有做得到平均分配,即便三水市进行了改革,大幅提高了房租,也只有市场价的一小半。
“全力企业”这几年一共分配了二百多套公房,相对于发展到接近一万的职工简直是杯水车薪。
出售公房只关系到百分之二点几的干部、职工,因此绝大多数干群无动于衷。
愤愤不平、羡慕嫉妒恨的都是三四年前参与技术比拼没有获胜所以没有得到分配住房奖励的老资格。
见到单位上公布的售房价格后,老资格们一声长叹,输了一次简直是亏了小半生啊!
卞龙翔是原液压元件厂的老资格,自从铁了心紧跟黄道舟,收入步步高。
邪魅老公找上門
他和青工姜爱军同一批得到了公房分配,此时特别希望和谁聊房子。
他瞧见了姜爱军立刻上前搭话,问道:
“小姜,你准备把分给你的三居室买下来吗?”
姜爱军虽然年轻但是现在和卞龙翔一样,都是班长,管理着班组里的五六十青工。
他已经二十四岁,正在处对象,女方是“华美风”的设计员,比他小一岁,双方条件都不错,家长也见过面了,如果不出现意外明年领证结婚。
“卞师傅,这还用问吗?当然要买,不肯买的都是傻子!”
“你那房子七十多平方,要九千块呢!”
傻女逆天:废材大小姐 夏晓凉
万古神话
“不贵,我那房子不比“家园集团”砌的商品房差。”
“对对!你那房子如果是“家园集团”卖肯定超过两万块。”
“你估计我们“全力企业”会有谁舍不得掏钱把房子买下吗?”
“应该不可能有这种傻子,如果家里有特殊情况确实缺钱,完全可以买下和立刻卖了,少说能够大赚几千块。”
“我们是赶巧了,以后单位上再也不会分配公房了!我能够理解,也经常跟青工们解释,几大千人呢,哪有可能砌这么多房子。”
“我认为自己攒钱买商品房也挺好的!”
重生後奇遇 無措倉惶
“是啊!只要单位上给的奖金、工资高就行了,确实犯不着什么都管。”
“有些事情管多了反而会制造矛盾。刚才我就看见有几个看到出售公房的规定后脸色不好看。”
“管他呢!谁让他们当时没有我们积极,技术也比不过我们?对了,你的班组已经连续三个季度拿流动红旗,你肯定有希望当上车间副主任!”
“哪里轮得到我,肯定是你呀!”
“唉!你以为我不想?可是我们“全力企业”不论资排辈,我的班组在六个班组里是垫底的,我没有一丝当上车间副主任可能性。”
姜爱军和卞龙翔的班组加工阀门阀芯、加工空调上的铜阀、铜接头等等连接件,他们没有三班倒,而是上两班。
他们的精加工车间十二个班组,七百人左右,一个姓顾的老师傅是返聘的退休技工,今年六十五岁,实在干不动回家养老了。
老师傅的职务是车间副主任,离职后得有人顶上,姜爱军班组是早班的王者,他最有可能获得提拔。
“全力企业”管理五十人以上的班组长基本上是半脱产,当上车间副主任后截然不同,是全脱产的干部。
姜爱军谦虚道:“周师傅技术好资格老,班组里的五六十青工绝大多数是他的徒弟,他最有希望得到提拔!”
“周世发要是能提早就提了,他就是吃亏在没文化。
你想想,他小学都没毕业,眼下是文凭最吃香,报纸、电视新闻上经常在说干部年轻化、知识化。
咱们车间十二个班组长里最次的都有个初中毕业,除了我年级比周世发大,其他的班组长都比他小十岁以上。”
“我夜校中专班的文凭还要一年才有可能拿得到,现在也只是初中毕业!”
“即便就算你是初中毕业,怎么着也比周世发的小学没毕业强,再加上你的班组实力和他的班组不相上下,领导肯定提拔你!”
“真的不一定!周师傅的名声好有威信,晚班的青工都服他,顾主任最后几个月不怎么管事,晚班基本上是周师傅说了算!”
“你如果敢去见一见黄总汇报一下思想,我敢保证,你回来后立刻成为车间副主任。”
“有什么敢不敢的,我以前经常见黄总,只不过现在不一样,我们“全力企业”的职工都快上万了,我没有大事哪能去打扰他。”
“你呀你?以前黄总蛮喜欢你,每一次来车间都会看看你的活儿,你只要这两天在黄总面前露个脸,车间副主任就是你的了!”
“我不去,周师傅当车间主任我没意见,我肯定配合他的工作。”
“你呀你,能争不争!”卞龙翔摇头叹息不已。
“我相信黄总,他处理事情最公平!”
“我知道黄总做事公平,问题是提拔你或者提拔周世发都服众,都是公平的。”
“这不就得了!我干嘛要在背后搞小动作?”
“周世发是液压元件厂的老资格,也能跟黄总说上话的!”
“你不也是?”
“我不一样,我的成绩没你俩好,提拔我不服众。”
“我喜欢公平,所以我不故意在黄总面前露个脸,我相信只要我努力,早晚会当上车间主任!”
“你还年轻,马上就能拿到中专文凭,肯定有机会当厂长的!”
三天后,“全力企业”老厂区精工车间进行了人事变动,车间主任调任分厂担任副厂长,早班班组长姜爱军提拔为车间主任,副主任是周世发。
一个星期内,“全力企业”、“华美风”、“自强服务公司”就完成了公房私有化改革,没有出现不肯买下房子的傻子。
与此同时三水市的其他单位,如“联运集团”、“江河船舶集团”、“惠农集团”、“快哉风集团”、“物资局”、“交通局”等等都执行得很顺利。
确实存在目光短浅的,在城郊租农民的房子租金便宜,三间一厨一年租金只有一百二十块上下,也就是大概十块钱一个月。
有少量住户没钱或者钱不够,他们借钱买下后把房子卖了,赚了几千块,租了农民的房子住着,沾沾自喜。
好良言难劝该死鬼,黄瀚去年就在“激情三水晚会”上公开提倡买房子。
这一次售卖公房时各单位也建议干部、职工买下后自住,万万不能别贪图几千块钱的差价把房子卖了。
然总是有些人拎不清。
相信过个四五年这些人能够把肠子悔青了。
时光荏苒,转眼间六月份过去了,学校放了暑假。
七月一号,“全力企业”不仅仅迎来了老首长和工商银行的一二把手,人让意外的是省大领亲自带队。
由此可见省里对“全力企业”的重视程度,也有可能是因为当下能够高调喊出产值十个亿的企业凤毛麟角,县级企业恐怕是绝无仅有。
坐落在三水市国家级经济开发区的“全力企业”新厂区彩旗飘飘,统一着装的数千全力员工精神抖擞。
三栋万米厂房内忙忙碌碌,已经形成流水化作业的总装车间井井有条,省一把手以及陪同参观考察的诸位领导赞口不绝。
然后一把手当众宣布升级“全力企业”为省属大企业,进入省特大企业名录,给予总经理黄道舟省领导助理职务,正厅级。
此时新厂区的全力员工都列队听省一把手讲话,听到这个好消息,所有人都玩命鼓掌。
没有羡慕嫉妒恨,“全力人”都是发自肺腑。
三水市的干部中肯定有不少人羡慕嫉妒,恨倒是不至于,因为黄道舟都正厅了,再也不可能成为他们的竞争对手。
秦昆仑、陈义华、钱国栋、许慕光等等都热烈鼓掌,他们羡慕,但是不嫉妒更加不可能恨,真心为黄道舟高兴。
等掌声渐渐平息时,一把手问“全力人”,“同志们,‘全力企业’明年完成十个亿产值做得到吗?”
数千人立刻爆发出吼声:“保证完成任务!”
然后所有的“全力人”高歌:“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
也被特意喊来陪同诸位领导的黄瀚忽然间一拍脑袋,为什么不给“全力企业”写,不对,抄袭一首歌呢!
一个企业的员工唱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有些不伦不类呀!
什么歌才好呢?华为购买的《我的梦》真心不错,而且是自己记全了中文歌词并且记得英文歌词的好歌。
《我的梦》被“全力企业”用了以后人家华为咋办?
不管他,华为其实不需要花大价钱买《我的梦》,做梦有个屁用,千秋大梦早就该醒了,他们迫切需要的是《我的芯》。
黄瀚细想歌词,任何人都有自己的梦想,“全力企业”当然也是追梦人,这种励志故事的歌可以说是百搭,任何企业都能拿去用。